<kbd id='dcjocb'></kbd><address id='myjwin'><style id='dxdgny'></style></address><button id='ecsneu'></button>

          当前所在位置:百度优化 > 注册送68元体验金优化新闻 > 优化最新动态 > > > 详细页面

          周鸿祎:反猎杀 佩服马化腾

          发布日期:2012-10-17 15:24:42 转载请写上本文链接地址:(www.bolin.org.cn
          做空就是为了挣钱,挣钱天经地义。不要生气,生气没有意义。一定要平和、开放、透明,主动出击和投资者沟通。最重要的是自己干净没问题,对投资者有信用。信用建立在不断的业绩表现上。

            这几年,中国有一批到美国买壳上市的公司,不客气地讲,这里面骗子比例相当高,一些造假方法超过美国人的想象。拿出那种玩儿A股的精神,第一年赢利,第二年亏损,第三年就ST.路演的时候给人吹得都挺好,一到交季报的时候就老做不到。

            在这些背景下,美国对中国上市企业的不信任逐渐形成主流。Citron(香橼),特别是浑水,是一家比较出色的公司,早期发现了不少中概股坏公司。当时对这些做空机构我内心是比较尊重的,做空作为一种机制,确实能有效发现一些坏公司。这些公司被揪出来,相当于消除害群之马。

            我一直都是当笑话在看,认为这种事儿跟我们没关系。平心而论,中国互联网公司作假的,确实非常少。为什么呢?这些公司都是拿VC的钱长大的,VC投你的时候就对你查了个底儿掉,而且一般来说,国外的公司投我们都有要求,从你很小的时候,每年都是“四大”来审计。在这个行业里作假太难了,特别是我们,又属于有很多敌人的公司,你没有毛病还得给你侃出点儿毛病。

            "对手向我吐口水,我也会吐口水回去" “还是佩服马化腾”

            我觉得"红衣大炮"这个称谓我还可以接受,因为我这个大炮不是说喜欢说大话,而是喜欢说真话、说实话,并且过于直率,去批评一些我不喜欢的情况。

            "流氓"这个称谓我肯定不能接受,我还是这个观点,如果你骂我是流氓,那你一定要列举我对用户做了什么,耍了什么流氓。同行之间的竞争,我觉得只要在法律和道德的范围内就可以。

            在过去的几年里,我们得罪了不少同行,同行也给我们扣了不少帽子,但骂来骂去,实际上骂我是流氓的是最多,很多人也跟着人云亦云,但是这些同行基本就拿我年轻在3721的时候为了跟百度和CNNIC竞争,大家互相删插件,给用户带来难以删插件、这种强行推广的方式,他们把这些作为我历史的污点,翻来覆去主要说这件事。

            对手骂我们,向我们吐口水,我们也会吐口水回去,可能这也是我的一个风格,就是不太会"打不还手,骂不还口",我们竞争时手段也比较强硬,比如腾讯弹窗骂我,我也会弹窗去骂他。但对于这段历史往事,我想说谁没有犯过点错误,我承认我年轻时犯过点错误,但是犯过的错误和后面流氓软件来说,远远没有他们恶劣、流氓,只不过说它可能是第一个。

            而且就这个错误,我已经反复对公众承认过错误,我不仅是道歉,就是因为在历史上有过错误,才激发我做了一个360,做了免费查杀流氓软件的工具,我顶着这么大的压力,被同行骂成猪头了,把所有流氓软件查杀一干二净,所以我是用行动弥补了我的过失。

            实话讲,我还是非常佩服马化腾,虽然他一直视我为敌人。我觉得作为对手,我曾经很直率地批评过他很多缺点,比如他喜欢抄袭,喜欢劫杀、封杀创业者,当然这个东西也在改善。但我很佩服他对产品的把握,对整个方向的把握,甚至公司做到这个规模仍然保持一种不安全感的心态。

            除了3Q之外,我基本没有骂过他,他很低调,也不太装,不出来把自己包装成神圣的伟大领袖。

            还有丁磊,我觉得他心态很好,不参与行业的纷争,也不随大流,就按照自己的想法生活,该做游戏就做游戏,该养猪就养猪,对他来说,他追求的是一种极其自由、自我的生活,他并不一定要当首富或者跟别人PK。我曾经跟他讨论过,他的邮箱用户曾经被腾讯用户抢走很多,但是他觉得无所谓,换成我,我早急了。他心态也很好,也不装不端,没有把自己当成企业教父,说话非常直率,你看他批评雷军的小米,话虽然糙但道理都在。

            陈彤也不错,他开创了互联网新闻的新模式,在微博时代他通过他的团队和执行力,把微博打造成新一代的媒体,而且这么多年来,他一直坐在这个位置。

            不是有钱就可以做天使 VC到中国有点变味

            美国的VC为什么比较厉害,提起KPP,提起红杉,他们投资的公司很多都是真正高增长的公司,像苹果、雅虎、Google,确实增长的倍数非常多,而且都是在非常早的时期投。

            但是这些VC到了中国就有点变味了。大家都说今天中国的热钱很多,但是有很多年轻的创业者问,为什么我们找不到人投资?原因不是钱没有了,而是这些钱进到中国后出现两个问题:第一,美国今天的高增长处在几个很少的行业里边,像医疗、生物、制药或者是高科技,而坦率地说中国没有什么高科技,最好的互联网公司也不是靠科技打败别人的,都是靠中国化的运作。

            VC在中国突然发现另外一个机会,今天的中国很像上世纪70年代的美国,中国在传统消费产业机会很大。所以,现在很多VC在跟PE(私人股权基金)抢生意,这是VC进入中国后的第二个问题。

            其实在美国,VC和PE分得比较清楚,你很少听说,KPP、CP(Capital private)投一个很传统的、动辄几千万美金的传统产业,他们的钱都是投一些将来能够倍增的产业。

            但是今天,很多头上挂着VC的名字来投资企业,实际上还是因为企业有规模了,商业模式很清楚,现金流非常好,也有利润,我觉得这种项目的操作跟真正的狭义VC不一样。对于一些早期项目,真正敢于投入的VC不太多。

            今天的VC一个典型特点就是,在市场很热的时候,大家一窝蜂。今年上半年,大家一窝蜂投了一堆web2.0,这是一个极端,结果现在web2.0在中国没有出真正大的企业,几个拿到钱的没有获得应有的成长。在这种情况下,所有的VC都一窝蜂开始观望了。

            为什么美国的天使投资很多?不是说美国的有钱人多,我不认为谁有钱谁叫天使投资,现在中国有钱人也确实多了,但有钱不等于企业能做成功。

               满网排名烦,一把辛酸泪。都云优化难,谁解其中味!杜琶,优化难》